DSC04391.JPG  

在农历新年的大年初一
来个让我们束手无策的手足口症
先是昊昊,后到轩轩

他们的手足口,甚至惊动到亚庇的卫生局来问话
吓到我以为我要上报了

整个新年就是不停地与轩轩昊昊抗争
简直就是我们至今为人父母生涯里最大的体力与EQ的极限挑战!!
 
IMG_82442.JPG

我也不知道哪里惹来的病菌
一开始以为是普通的发烧
怎知发现手脚渐渐出现红点和水泡
口腔里的白点越来越多
才确定这不是发烧,而是手足口啊~~

  
IMG_8290.JPG

手足口最要命的地方

就是口腔溃烂,嘴唇、舌头和喉咙都铺满着白点
平时我们大人有一粒白点已经非常难受了
现在说的是几十粒,而且还要是在喉咙、舌头和双唇的位置
不要说进食,连吞个口水都像火烧般痛苦

IMG_8268.JPG  

口水吞不到,昊昊的口水就像开水喉般 ‘吧吧声’ 流完出来
搞到衣服湿了一大块
跟他换衣服,不到一分钟又跟我弄湿

IMG_8274.JPG  
之后胸前都要挂个厚厚的手帕托住他的口水
衣服才不至于湿透

IMG_8286.JPG  

患上手足口的他们,肚子明明就饿到发狂
无论我们怎么喂怎么给,都哭着统统甩开
整整两天没有吃东西和喝水

也因此昊昊都会在半夜因为肚饿而惊哭多次
一哭就是10分钟到半小时~
那哭声,是哀嚎,是尖叫

明知道他大哭的原因是因为肚子饿
可是我们却什么东西也做不到
只能站着抱他睡、带他出屋外走走,驾车兜风。。。

总之,尽量安抚他就是了,安抚不到的,只好让他哭累了睡
自我和小赖为人父母之来,从来都没有试过如此精神折磨的夜晚


DSC04720.JPG  
牺牲睡眠是其次

最让人折腾的是看着他们又哭又闹,几天不吃不喝的
自己却无能为力
深夜抱着一直发狂乱哭的昊昊
我的眼泪就是那么不争气地流出来

DSC04590.JPG

昊昊不吃喝的整两天
幸好在第三天,给我们找到他愿意吃的东西 - 雪糕和冷豆奶(包装豆奶)
可能没有很营养,但总好过什么东西都不吃
  
IMG_8330

好不容易才挨过了五天的不眠不休

昊昊终于痊愈了,昊昊终于吃粥了!!!
当他把粥吞进去的那一霎那
简直开心到想放鞭炮了!!
但却在这一天。。。。。轮到轩轩中招了。。。

IMG_8310.JPG  
一样的症状,一样的痛楚

吞食的时候,一样发出撕吼般的惨叫声
不同之处是,轩轩会说话
他会跟我们说哪里痛,要吃什么~
他的情况比昊昊好一些些,最起码他可以勉强吃到点粥
所以他不会半夜饿到惊醒,也可以一觉到天亮

DSC05073.JPG  

可是大的也有大的问题
跟我们说要吃香草雪糕
拿到他面前的时候却说要吃巧克力雪糕
好不容易买到巧克力雪糕给他
他却说要吃Yogurt
给他Yogurt,却说要喝Milo。。。 [抓头发]

DSC05120.JPG  

我们非常明白他没有玩我们的意思

他就是想吃,但却害怕吃下去后的疼痛
结果就一直回避眼前的食物
渐渐地他发觉吃什么东西都是这般疼痛的时候
就泪流满面地跟我说:我要吃东西,可是我吃不到东西!!!
看到轩轩,就让我想起昊昊在深夜大哭的情景
我想昊昊当时也是说这一句吧~

DSC05108.JPG  

为了哄他吃东西,我们全家总动员在跳舞、说故事
好让他暂时忘记痛楚,快快把食物吞进去
有时候,我把食物揉成像仙丹般小粒
吞进去的时候比较容易~

IMG_8355.JPG  

昊昊痊愈后大吃特吃
开心地找哥哥玩
那时什么都吃不下的轩轩,应该很想给昊昊伸一脚吧~


DSC05125.JPG

或许有了昊昊的抗战经验

面对轩轩的哭闹,也不会那么心慌~ [顶多心烦而已]
因为我们知道只要到了第五天,一定会好起来!

所以我就耐心地一面听轩轩的哀嚎声,一面在心里倒数
只要挨过了第五天,天下就会恢复太平了~

DSC05163.JPG  

果然,到了第五天,也就是年初九
轩轩终于痊愈了,轩轩终于可以吃东西了!!!
马麻我终于可以受得云开见月明了!!!

DSC05078.JPG

DSC05105.JPG

DSC05106.JPG

DSC05160.JPG

DSC05171.JPG

DSC05306.JPG

DSC05475.JPG

DSC05490.JPG  

DSC05484.JPG

轩轩昊昊痊愈之后,胃口大开
尤其是昊昊,什么时候都在吃,什么东西都能吃
没有哭闹,只有开怀大笑
第一次觉得,看孩子吃东西是那么赏心悦目的事

IMG_8387.JPG  

朋友们都说,手足口没有药可以医治的

只能让病菌慢慢消失,最快五天,最迟一个星期
虽然如此,我还是带他们看了三个医生

IMG_8254.JPG  
第一个是普通24小时诊所的医生,
大年初二,找不到儿科,只能勉为其难地看着这个医生先
这个医生给昊昊开了不太Logic的药:止痒和发烧
我昊昊哪里痒啦?喉咙白点多到酱,难道就不能给点缓和疼痛的药吗?


IMG_8296.JPG  
第二个是在
Lintas的陈传伟儿科医生

年初四儿科终于开门,看了医生之后,觉得放心了很多
他开了一个消炎,一个抗生素
当下我是很开心的,后来给朋友看医生开的药
她说手足口是Viral Infection
可是为什么医生给的是Anti-fungal Anti-bacteria的药呢?


第三个是回到来吉隆坡看的陈成亨医生

因为要拿医生证明纸,要不然轩轩的学校不让他上学
给医生看一下之前吃的药,他说这个药不对啊~[]
然后他也给一个药轩轩涂嘴巴,他说涂这个不会痛

轩轩涂了之后,果然没有痛哩!
之前帮他涂那个痛到紧闭嘴巴不给我们继续涂

IMG_8347.JPG

这三个医生,各有各说,给的药也都不一样

其实从头到尾,轩轩昊昊也没有因为放了药之后有好转
而且,轩轩对其中一种药敏感,吃了之后身上都长满了像蚊子叮的包
过后都没有给他再吃

所以,我只相信一个说法

就是。。。真的没有药可以医治的啦!
只能等,耐心地等,养足精神备战为良策~ 

DSC05493.JPG  
我的新年假期,是从除夕到年初十
而他们的手足口,就从除夕到年初九
就算年初三的时候有和家人到神山小游,也饱受夜哭折磨
基本上,我真正的享乐假期,只有年初十那一天而已

DSC05471.JPG  
不可以去同学、 亲戚家拜年
很多时候都待在家里~
本来早早约好一起玩耍、骑轿车的表弟 - 吉仔
变到只能隔着篱笆门来问候对方
看着轩轩失望的表情,只能说。。。都是手足口的错啦!!

回到来吉隆坡后
因为轩轩还要隔离一个星期,不能去学校
我和小赖都要拿假,可是我的假期有限,小赖又要出差
所以就劳烦我家娘老远飞过来帮我们在家照顾轩轩~

总之这整个新年,都被手足口占据着。。。

DSC04622.JPG  

虽然如此,我还是觉得这次的手足口有几个值得庆幸的地方
第一,它在亚庇发生。亚庇有家人的照料和帮忙,如果在吉隆坡发生的话,我们俩一定会发癫的!!
第二,它在我们逐家拜年之前发现症状。如果在轩轩昊昊接触众多同学、亲戚的小孩之后才发现,我想,我会成为千古罪人啦~~
第三,它发生在假期期间,要不然就要另外向公司请上两个星期的假了。

IMG_8378.JPG  

无论如何,这次的手足口,总算和他们一起挨过了
也给我和小赖添加了‘体力及EQ极限挑战特训证书’一张 [谁颁啦!]
患病期间,我们对轩轩昊昊都有求必应
搞到他们以为发烂砸是个满足他们所有要求的好招数
现在要做的是帮他们调教调教
要不然他们会以为发烂砸是理所当然的事


DSC05353

为人父母,总觉得每天都在打战一样~~
有好几次都觉得自己精神崩溃
但过去了又觉得情况并没有那么糟糕
只要他们快乐,我就会快乐~

新的一年,希望否极泰来,孩子健康,家人平安!

   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am828 的頭像
ham828

葛蕾丝。幸福事务所

ham82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